当前位置: 首页 > >

卡门?冻鱼

发布时间:

  卡门?冻鱼一年的时间,365天,在校的4200个小时,同窗的友情在阳光下滋生,卡门和冻鱼的出现,仿佛在空气中加入了催化剂,阳光的味道更浓了些。A卡门当然,他是中国人,王氏,整天自吹自擂家族姓氏为“东海王”,说是从东海边迁来内地。他的*掷下栌Ω檬嵌运囊院裢模云鹈纸“王晓龙”。“卡门”之名是我给他取的,就是《卡门》序曲里的那个“卡门”,意为“体积太大卡住了门”,那是冬天时叫的,他穿着厚重的外套,看起来真的很“卡门”。本来以为叫一两天就会被忘记,谁知一直叫到现在。现在“卡门”穿短袖衫,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卡门”,倒是有些瘦。卡门喜欢运动,每节体育课会去踢足球,球技不怎么样,可是很奋力,那一记劲射,就差没把自己踢进去了。他不爱篮球爱乒乓,可以达到忘我的境地,我现在能抽一两拍也是跟他学来的。课间他好在教室打乒乓球,没有拍时用手也能打,我真是佩服。B冻鱼“冻鱼”叫孙栋瑜,开学军训时他告诉我他叫孙栋瑜,我马上反问他:“你*质遣皇敲浴度菀濉钒。亢孟窈苤С治夤”。孙权、栋梁、周瑜,合成了一个“孙栋瑜”后来不知谁说的“孙字牌冻鱼,百年老字号,味鲜肉嫩”,我们便都叫他冻鱼了。冻鱼最耐看的是那一双双大眼睛,像两颗黑珍珠。他*日很安静,属于“乖乖男”型,说话也轻声慢气地。当然,绿茵场上便成了另一番样子,生龙活虎。A+B当卡门和冻鱼相遇的时候(一)“看球——你接呀!”“到桌子底下去了,阿成,谢谢,把那乒乓球给我,那儿,那儿……谢谢。”“冻鱼,温度是不是有点低了?”“没有啊?卡门,你神经末梢传感迟顿,热啊。”“那你怎么冻得梆梆的,跟木头似的,不接球。”“我在想……”“想什么你?”“老师来了!”卡门回头,看到的是班主任老师慈祥的面庞。“王晓龙同学,以后不要在教室里打乒乓球。”(二)“鱼,这道题!你,答案?”卡门用笔指了指。冻鱼伸头望了望:“噢,答案是……”“打住,好了,我再做一下,你都能做出来的题。”“你什么意思啊?”冻鱼瞪着那明亮的大眼睛。“就是……就是……啊呀,一切尽在不言中嘛!”冻鱼愣住了。(三)“那球踢得真臭,鱼,我们输了俩球。”“卡门,你听过现在新兴的那种‘模糊理论’吗?就是很时兴的那个,我们两队都踢了个位数,差别不大。”“可是0比2耶,你不吃饭跟你吃两碗饭能一样吗?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看着你我已经饱了。”卡门和冻鱼的交响曲仍然在唱着,他们的合唱大概还会持续8400个小时,我们当然乐意听,这可是超值享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