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大学生“村官”的文化身手

发布时间:

*年来,中央重视农村文化建设,各地农村纷纷兴建文化设施,诸如:农家书屋、党员电教室、文化大院、数字影厅等。文化设施日趋完善,但无法有效的利用和发挥其作用,成了制约农村文化事业发展的“最后一公里”。 为探索农村文化事业发展“最后一公里”的可行之路,北京市延庆县利用大学生“村官”各自具有特长的优势,让其在文化方面大展身手。

无垠的草原上,一群骏马开始比赛。群马策蹄,一上来就像离弦的箭,速度越来越快,让人呼吸急促。忽听群马嘶鸣,犹如到了冲刺阶段,一个箭步,弦声戛然而止。弦音回荡,马群仍在嘶鸣。

一曲二胡《赛马》让记者颇为震惊,更为惊讶的是这出自一群农村10岁左右的孩子。

晚上8点左右,得知记者采访,“辅导老师”张辛来福让孩子们拉了这首《赛马》以作欢迎。张辛来福的身份其实是北京市延庆县延庆镇八里庄村党支部书记助理,一位大学生“村官”。

党员电教室里的二胡班

张辛来福告诉记者,刚开始担任“村官”的时候,一切工作都是按部就班,甚至繁琐无味。打打文件、做做表格几乎消磨了他刚从大学出来时对社会的新鲜感与激情,“三年时间,我想不能就这样啊。”

在协助组织村里党员教育活动的时候,他偶然间发现每月仅有几次的党员教育活动,让*时偌大的教室空空荡荡。这里不仅有电脑,还有投影设备等。“我要充分利用这个‘舞台’,让我的‘村官’三年有意义起来。”张辛来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要在这里办个“二胡班”。

张辛来福从小就喜欢二胡,拉二胡也就成了他的特长。当记者笑谈他凭着特长就组建培训班是所谓的“无证上岗”时,张辛来福不仅拿出了自己一摞的荣誉证书,还拿出了一本“二胡高级教师资格证”。

张辛来福说,当时自己也是充满疑虑的,因为即便有证,村民不一定就“买帐”,再说村支部书记会不会担心把党员电教室给折腾坏了?而在向村支部书记说出自己打算利用党员电教室空闲时间办个二胡班的时候,村支部书记表示非常赞同,并且当即称自己会第一个报名。

“村民真买账”

有了“舞台”的保障,村民会买帐吗?张辛来福在犹豫中向村民发布了这个消息。

张辛来福谈到,“本来自己有三把二胡,都拿了出来。心里想自己能应付。结果,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一下子来那么多人。”

“起初,人比较多,我也没什么计划,谁先来就先教谁,学不上的也没有走的意思,就坐在旁边看。后来发现这样不行,就先重点培训孩子们。孩子们白天要上学,就安排在晚上七点到九点培训。”而对于大人们,张辛来福说,其实村里真正喜欢或者去研究二胡的也就两三个人,其余的也就茶余饭后娱乐的事情,他们更多时候是在旁边看孩子们拉,真有喜欢的就等孩子们走了,“教大人们到晚上十一、十二点很正常。”张辛来福脸上透露着自豪。

9岁男孩李栋的妈妈告诉记者:“孩子多接触些特长教育,多学点东西很好。以前送孩子学特长得到县城里,学费又贵,现在在家门口就能学到,张老师即免费,又教得好,我们都挺高兴。”她希望开展活动更多些,“让自己的孩子(特长方面)不比城里的差”。

在妈妈们向记者夸赞张辛来福的同时,他在一旁略显腼腆:“当初也就想把这个教室利用起来,没想到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张辛来福跟记者说道,“关键是没人组织活动,村民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

益民书屋和文化大院的故事

同样作为“村官”的延庆县大榆树镇东桑园村党支部书记助理陈征告诉记者,“刚开始村委会那间不足50m2的小屋,既是‘益民书屋’又是‘数字家园’,周边都是书,中间是电脑,村民在这样的环境中难以待久,所以那里很大程度上就成了‘摆设’。”

随着国家扶持的力度加大,“益民书屋”也搬进了自己专属的房屋,然而看书的还是寥寥无几。陈征告诉记者,经过和村民不断探讨,发现书籍分类混乱和村民没有发现读书的益处影响了村民看书的积极性。“书籍分类这个问题好解决,关键是如何调动村民读书的积极性。”在想了很多办法后,陈征争取了一点资金,开始搞村民看书“比武”活动。“比武”其实就是谈读后感,凡是参加的都有奖励,也就是这样一个小活动,村民的积极性被调动了起来。

陈征表示,现在孩子们看动漫,妇女有看养生的,而对于那些种植蔬菜、果品的,有时候会主动来找一些书。

一位来借书的大叔告诉记者,“自己有时候看些文学之类的书,发现书上很多道理是在玩牌、打麻将中学不到的。”

陈征表示,接下来,要利用隔壁“数字影厅”的带动,多搞些活动,积极宣传读书的益处,让“益民书屋”真正发挥它的益民作用。

说到搞活动,延庆县四海镇南湾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冯浩可谓多才多艺。他发现,村里1亩多地的“文化大院”只是偶尔组织活动,形式比较单一。即便来看的人,一般也都是老人,有的甚至转一圈就走了。

如何让“文化大院”热闹起来?冯浩拿出自己在学校里组织活动的劲头,和村里*时组织活动的队长一块商量,组织节目、找素材,丰富活动。

原村里的宣传队仅20人,而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冯浩成立了“四季花海星火工程”艺术团,已达30多人。没有专业的主持人,他就主动担任,另外还组织跳舞、唱歌、说相声等。艺术团火了,“文化大院”也火了。冯浩告诉记者,在去年8、9月份忙的时候,艺术团每月都在文化大院搞活动,一次3小时以上;到了冬天,只要闲暇时,每天都在文化大院组织活动,现在村民观众最少也有50、60人,有时甚至百人左右,“文化大院”不再“寂寞”。

用“活”大学生“村官”

积极引导和鼓励大学生“村官”在基层文化建设中发挥作用,不断提高农村群众的文化素质,对提升农村整体文明程度有着积极作用。延庆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孟胜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于大学生‘村官’,关键是如何用‘活’。”

孟胜利说,“首先要使‘村官’成为基层文化资源管理的带头人;其次要让大学生‘村官’成为群众文化活动的带头人。”大学生“村官”不仅要积极参与农村文化大院、农民学校、益民书屋、数字影厅、远程教育*台、共享工程等设施、设备的管理、维护和使用;还要积极投身农村基层群众文化活动当中,协助参与组建各类群众性业余文艺团体,组织参加各类文艺演出、花会、灯会、赛歌会、劳动技能比赛、书画比赛等活动,做到人尽其能、物尽其用。

在对农村设施“重管、重用”之后,孟胜利更希望“村官”们在农村文化事业发展中走得更远。孟胜利表示,让“村官”成为推动基层文化产业、倡导健康文明生活方式的带头人,这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要通过广泛的基层文化建设工作,为大学生“村官”奉献基层、服务群众搭建*台,为农村群众带来真正的实惠。同时,使大学生“村官”在不断的实践中得到切实的锻炼和提高。




友情链接: